爱教育网分享·九年义务教育高中学习方法指导!

爱教育网

您现在的位置:爱教育网 > 幼升小 >  > 正文

北京城区公办寄宿制中小学招生“变脸”

时间:2021-09-27 18:49爱教育网
  几天前,12岁的小鹏收到了海淀区某寄宿制中学的录取通知书,一家人摆宴庆祝。在小鹏父母看来,儿子入读寄宿制学校,既减轻了他们照顾的压力,也给了孩子锻炼的机会。与小鹏相比,6岁的兰兰却没有这么幸运。在兰兰5岁时,父母早已看好了离家不算太远的一所寄宿制小学,可是等到今年兰兰要入学了,却得到这所小学取消寄宿制的消息。
 
  小鹏和兰兰的情况不是个案,现代教育报记者近日走访多个城区发现,伴随今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新政的实施,公办寄宿制小学今年悄然大幅减少,初中不少寄宿制也不再面向全市招生。
 
  公办小学寄宿招生“减”声一片
 
  来自北京市教委的统计数字显示,2014年全市入读小学一年级的儿童超过16万,达到了历史最高值。激增的学龄人口,让原有的教育资源面临严峻挑战,多所老牌寄宿制小学为缓解入学压力,今年纷纷叫停寄宿招生。
 
  东城区崇文小学就是其中之一。校长白淑兰表示,由于今年崇文小学与新景小学实现深度联盟,招生规模有所扩大,为保证片区内孩子就近入学,不再面向社会招收寄宿生,外交部等涉外单位子女除外。同属东城区的前门小学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今年学校不再招收寄宿生,把更多的教育资源服务于片区内的走读生。
 
  在西城区,拥有多年招收寄宿生历史的北长街小学和康乐里小学,今年也接到区教委指示,不再继续招收住宿学生。
 
  与西城区比邻的海淀区,目前已无公办寄宿制小学。区教委相关负责人告诉现代教育报记者,原公办小学的寄宿部2012年已不对外招生,现仅保留剩余的一批高年级寄宿学生。
 
  作为北京市三所最早开办寄宿制的学校之一,北京市石景山区六一小学今年也停止招收寄宿学生。这也意味着,除已有的寄宿学生外,石景山区也全面取消了公办小学学生寄宿。
 
  学位紧张成本高成减招主因
 
  公办寄宿制小学的大规模缩减,一方面是部分学校降低办学风险主动选择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基础教育迎来入学高峰导致学校办学条件紧张,而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据了解,近年来市教委已经通过北京市中小学三年行动计划,增加小学数量并扩大现有小学的容纳规模。北京各城区已经停止小班化教学,不少小学的班额从原先的不多于25人,扩充到不多于35人甚至更多。然而,伴随着学龄人口的快速增加,缩减人力物力等资源消耗更大的寄宿部规模,以缓解小学入学紧张的局面,成了学校不得不的选择。
 
  除了学位紧张这个最显性的指标,多位城区小学校长告诉现代教育报记者,成本高、风险大、缺师资也是取消寄宿招生的三大隐性指标。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给现代教育报记者算了一笔账:招收一个班的寄宿生,除了上课使用的固定教室外,还需要提供约三个教室大小的宿舍供学生使用,无形中占用了学校更多的教室资源。同时,寄宿制学生24小时在校,对学校管理和安全责任带来的压力相当大。此外,寄宿制学生需要安排生活老师来照顾,而各区教委并没有相应的编制给生活老师,只能靠学校自己“想办法”。这位校长直言,学校取消寄宿招生,自己的压力小了很多,像是甩掉了一个“大包袱”。
 
  多所初中校取消全市招生
 
  过去北京市寄宿制公办中小学校基本上都可以面向全市范围进行招生,然而盘点2014年北京市东城、西城、朝阳和海淀区公办初中寄宿招生简章,现代教育报记者发现,除了位于东城的北京市第二十五中学、位于朝阳区的朝阳外国语学校、人大附中朝阳学校、北京师范大学朝阳附属中学等学校继续面向北京市招生外,位于西城的奋斗小学、北京小学,以及海淀区的15所具有招收寄宿学生条件的初中校,在招生简章中分别明确表明“具有西城区常住户口”,“具有海淀区升学资格的应届小学毕业生”。
 
  根据西城区教委日前公布的招生政策,北京小学今年计划招收的寄宿新生除了对西城户口的要求外,北京小学还要求必须有适龄儿童的父母签字的寄宿申请书,在申请书中须说明寄宿理由,同时,适龄儿童的父母双方均需开具单位加盖公章的因公确需子女寄宿的证明。在录取的先后顺序方面,北京小学优先考虑儿童在西城区常住户籍与父母在一起或年限更长者,而奋斗小学则优先考虑常住户口和实际居住地都在西城的适龄儿童,有西城区常住户口且年限较长者也优先考虑。
 
  对比各寄宿学校的招生简章,现代教育报记者还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除了离家远这个客观现实外,不少学校明确表示要据经过“综合”比较,“择优录取身体健康、品行端正、有良好自我约束力、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优秀学生。”
 
  对于学校的评价标准,有家长因此认为,通过招收寄宿制学生这个途径,学校能招收到各方面条件不错的学生,有“掐尖”的嫌疑,对此,校长均齐口否认,“只要符合条件就能录取”。
 
  郊区县、民办校或将成寄宿重点
 
  现代教育报记者调查发现,让孩子寄宿有以下几种情形:工作繁忙的双职工家庭、期待寄宿教育改变孩子、再婚家庭减少矛盾、慕名校之名变相择校、学校距离家远且交通不便等,这些家庭都对寄宿充满期待。尽管寄宿制学校数量和招生范围锐减,但部分家庭对寄宿制学校仍有着强烈的需求。
 
  如何化解矛盾?多名校长表示,义务教育阶段要满足的是多数人对基础教育的一般需求,而寄宿属于特殊需求,在义务教育阶段对口就近入学的政策背景下,公办校举办寄宿制已无十分必要。
 
  一位不愿具名的城区校长分析表示,尽管城区寄宿制学校减少,但是民办校可能将成为今后寄宿教育的重点,城区多家民办校已经透露出办寄宿制学校的愿望。
 
  此外郊区县也将是寄宿制学校发展的重点,这主要是由其地理环境决定的,同时郊区县学校办寄宿制拥有城区学校所不具有的占地面积、活动场所等明显优势。
 
  ■专家说法
 
  城区取消寄宿制是大势所趋
 
  据了解,目前我国并没有专门针对城市寄宿制教育的管理政策,城区寄宿制教育管理主要参照国家针对农村寄宿制学校制定的政策。但众所周知,农村寄宿制学校主要解决的是学生上下学的交通不便,而城市学生显然不存在这个问题。
 
  西城区一位校长基于寄宿制学校面临无法解决的资金、人事和安全责任方面的问题进行推论:义务教育阶段公办校举办寄宿制教育的规模将持续减少。
 
  这位校长的观点与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的观点不谋而合。储朝晖表示,城市寄宿教育并非国家规定的义务教育,而是适应社会发展需求产生的教育形式。
 
  相比走读制学校,设立寄宿班需要承担更为繁重的责任,对学校师资、生活管理等各种办学资源的消耗也更大。
 
  储朝晖认为,随着国家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就近”入学政策的推出,城市内寄宿教育已经没有太大的必要,相反还会推高择校的比例,取消寄宿制是大势所趋。
 
  □文/本报记者 凌月云 郑祖伟 赵艳国 曹阳